top of page

2024年世界戲劇日獻辭|約恩福瑟《藝術即和平》

藝術具有一種魔力,令我們癡迷,推動我們超越自我的局限性,以此創造出藝術本身所具有的超越性,並引領我們去不斷地追尋新的超越。戰爭與藝術是對立的,正如戰爭與和平是對立的——就是這麽簡單:藝術即和平。

2024 世界戲劇日獻辭|約恩福瑟 挪威籍劇作家、作家(2023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)


雖然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總體而言,人與人之間不過是大同小異而已。我們的外貌不盡相同,這一點毋庸諱言,但在每個人的體內都有著僅屬於他自身的東西——那就是他的本體,我們姑且稱之為“靈魂”或“精神”,要不就乾脆將其擱置,不使用任何詞彙來為其作標籤。


儘管我們彼此之間各不相同,卻又相差無幾。無論來自天涯海角,無論語言、膚色、發色千差萬別,人就其本質而言都是別無二致的。


我們既相同又相異,這似乎是個悖論。或許,人是肉體與靈魂相結合的產物,這就註定了人的內在矛盾性——既包括了世俗的、有形的存在,也包括了超越物質界的存在。


藝術,尤其是優秀的藝術,以其奇妙的方式融合了極端的個性與共性。它讓我們從宏觀的角度來理解“差別”,亦或稱作“異質”。通過這種方式,藝術跨越了語言、地域和國界的隔閡。它不僅彙聚了每個人的個體特質,也在另一個層面,集合了不同群體的個性特徵,例如各個民族的特徵。


藝術並不是通過消減差異而使不同的事物同質化,恰恰相反,藝術是讓我們去欣賞和瞭解那些與我們不同的、陌生的或外來的事物。所有卓越的藝術作品都精準地包含這樣的元素:某種陌生事物,某些我們不能完全理解但又在某種程度上能夠感知的東西。可以說,它具有一種魔力,令我們癡迷,推動我們超越自我的局限性,以此創造出藝術本身所具有的超越性,並引領我們去不斷地追尋新的超越。


我不知道有何良策能將相互對立的事物統一起來,但與之相反的操作是,現實世界中屢見不鮮的各種暴力衝突,這些衝突旨在摧毀一切外來的、獨特的異類事物,往往利用最不人道的技術發明來實現這一目標。 世界上存在著恐怖主義和戰爭,因為人類也有動物性的一面,受本能驅使,將另類事物和外來事物視為對自身存在的威脅,而非引人入勝的神奇之物。


正因為任何“不同”都會被視為一種需要根除的威脅,我們能夠感知到差異的“獨特性”也因此消失了,只剩下共有的 “同一性”。一切從外部看來的異端,比如宗教或思想理念,都變成了需要被征服和摧毀的物件。


戰爭所對抗的是我們所有人內心中的那些獨特性,它對抗的是藝術,對抗的是所有藝術的內在精神。


我在這裡所談論的藝術,並非特指戲劇藝術或劇本創作,而是指一般意義上的藝術。如上所述,所有卓越的藝術,從根本上都圍繞著同一個核心:選擇絕對獨特的、個人化的東西,並將其進行共性化的處理和創作。通過藝術手法將個性與共性相融合並非是抹去其特異性,而是強調這種特異性,使那些外來、陌生的東西熠熠生輝。


戰爭與藝術是對立的,正如戰爭與和平是對立的——就是這麽簡單:藝術即和平。



(八月表演工作室響應2024世界戲劇日,首次公開分享創作團作品《親愛的陌生人》精彩片段)




369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